当前位置:首页 祥源茶苑 茶之文化

“人间有味是清欢” ——东坡与茶

来源:本站   发布时间:2016-11-18   被阅读7677次


月光如旧,清风如昨。“今人不见古时月,今月曾经照古人。古人今人若流水,共看明月皆如此”。唐人的风雅如斯,举杯对月,总能勾勒出旷古烁今的巍然气势。而宋人赏月赏花,说出的却是“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”的无可奈何和“莫道不销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”的悲凉感伤。宋,带着低调收敛又气韵老成的形象出场,宋朝的褙子襦裙写意着书卷气的浪漫,墨兰镶边,轻罗点菊,黄昏后,东篱把酒,从昂扬豪迈历经磨难而后褪尽铅华转向豪迈豁达。


苏轼,似乎就是宋人绝妙的代言者。苏轼身上典型地体现着宋代的文化精神。其为诗、为词、为文、为画、为书皆达到了极高的造诣,堪称宋代文学最高成就的代表。苏轼一生坎坷,从少年早慧、一鸣惊人到仕途波折、阅尽沧桑。反映在作品中就是豪迈而后的渐渐豁达。


提起苏东坡,你想到的会是那个凝望江水,高唱着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”英姿飒爽的东坡;那个密州出猎,宣示着“会挽雕弓如满月,西北望,射天狼”豪气冲天的东坡;还是那个渑池怀旧,低吟着“人生到处知何似,恰似飞鸿踏雪泥”洒脱又无奈的东坡;那个狼狈遇雨,却吟啸着“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”豁达乐观的东坡;亦或是那个感念亡妻,呜咽着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”柔肠百结的东坡……


640


东坡一生爱酒,但更爱茶。如果说李白是酒仙,苏轼就是茶仙。酒后吐真言,虽发自肺腑,但始终在于外。茶香肆意,略有小苦,只有品者明也,在于内。苏轼一生嗜茶,其茶诗、茶词、茶文加起来有70多篇,堪称北宋文坛之最


他夜晚办事要喝茶:“簿书鞭扑昼填委,煮茗烧栗宜宵征”(《次韵僧潜见赠》)。创作诗文要喝茶:“皓色生瓯面,堪称雪见羞。东坡调诗腹,今夜睡应休”(《赠包静安先生茶二首》)。睡前睡后也要喝茶:“沐罢巾冠快晚凉,睡余齿颊带茶香”(《留别金山宝觉圆通二长老》);“春浓睡足午窗明,想见新茶如泼乳”(《越州张中舍寿乐堂》)。


茶是苏轼离不开的人生伴侣,这位大文豪将茶视为风姿绰约的窈窕佳人。著名的《次韵曹辅寄豁源试焙新芽》:“仙山灵草湿行云,洗遍香肌粉未匀。明月来投玉川子,清风吹破武陵春。要知玉雪心肠好,不是膏油首面新。戏作小诗君勿笑,从来佳茗似佳人。”体现了东坡推崇自然天成之美的审美品味,以仙山灵草之冷艳高洁与佳人之天姿妙质比拟新茶,可谓空前绝后,至今仍为后人津津乐道。


绘声绘色记述采茶、制茶、点茶、品茶之经过的名篇当推《水调歌头》,词云:“已过几番雨,前夜一声雷。旗枪争战,建溪春色占先魁。采取枝头雀舌,带露和烟捣碎,结就紫云堆。轻动黄金碾,飞起绿尘埃。老龙团,真凤髓,点将来。兔毫盏里,霎时滋味舌头回。唤醒青州从事,战退睡魔百万,梦不到阳台。两腋清风起,我欲上蓬莱。”


另有一首,《汲江煎茶》展示了诗人取活水烹茶之乐。当时苏轼被贬岭南荒城儋州(海南),心情郁闷焦灼,然烹茶品茗之乐,彻底驱逐了蒙在心头的尘埃。诗云:“活水还须活火烹,自临钓石取深清。大瓢贮月归春瓮,小勺分江入夜瓶。雪乳已翻煎处脚,松风忽作泻时声。枯肠未易经三碗,坐听荒城长短更。”对茶的理解,并不仅仅是品其味,而是升华至品其理,朴素、廉洁、宁静、清雅、淡泊、无争是以苏轼为代表的宋人对于“茶道”的贡献。


以茶反映民间疾苦,也是苏轼茶诗的一个重要方面。《咏茶》诗有云:“武夷溪边粟粒芽,前丁后蔡相宠加。争新买宠各出意,今年斗品充贡茶。吾君所乏岂此物,致养口体何陋耶?洛阳相君忠孝家,可怜亦进姚黄花。”


640 (1)


“何须魏帝一丸药,且尽卢仝七碗茶。” 一代文豪苏轼自比卢仝,精于茶道,其茶诗茶词融茶艺茶趣于笔端,茶成了他宣泄心中郁闷、熔化心中块垒、激文思、助诗兴的人生伴侣“明窗倾紫盏,色味两奇绝”是他对珍爱之物的倾心赞美。“铜腥铁涩不宜泉,爱此苍然深且宽。蟹眼翻波汤已作,龙头拒火柄犹寒”是他对饮茶方式的切身理解。“我官于南今几时,尝尽溪茶与山茗”是他苦中作乐遍尝佳茗的得意之情。“酒困路长惟欲睡,日高人渴漫思茶,敲门试问野人家”是他山林之乐悠然淡泊的肆意表达。


爱茶、种茶、品茶、论茶道、写茶诗、表茶情,苏轼的人生以茶为乐“人间有味是清欢”,清欢之味是东坡品出的茶味,亦是东坡诠释的人生味。



上一条:可遇不可求的品茶五境
下一条: 从来佳茗似佳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