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动态

茶字的演变

来源:   发布时间:2012-09-15   被阅读5252次

世界各种语言中的“茶”,均从中国对外贸易港口所在地广东、福建一些地区“茶”的方言音译转变而来。秦代以前,中国各地的文字还不统一,茶的名称也存在同物异名。在中国古代,表示茶的字有多个,“其字,或从草,或从木,或草木并。其名,一曰茶,二曰槚,三曰蔎,四曰茗,五曰荈。”(《茶经·一之源》)“茶”字是由“荼”字直接演变而来的,所以,在“茶”字形成之前,荼、槚、 蔎、茗、荈都曾用来表示茶。不过,荼、檟、荈、蔎现在已经不使用,经常使用的是茶,偶尔使用的有茗,茗是作为茶的雅称而使用的。

一  “荼”是唐前茶的主要称谓

1、荼的本义

1)苦菜

《尔雅·释草第十三》:“荼,苦菜”。苦菜为田野自生之多年生草本,菊科。《诗经·国风·邶国之谷风》有“谁谓荼苦,其甘如荠”,《诗经·国风豳国之七月》有“采荼樗薪”,《诗经·大雅·绵》有“堇荼如饴”,一般都认为上述诗中之“荼”是指苦菜。三国吴国陆玑《毛诗草木鸟兽鱼疏》记苦菜的特征是:生长在山田或沼泽中,经霜之后味甜而脆。

苦菜是荼的本义,其味苦,经霜后味转甜,故有“其甘如荠”、“堇茶如饴”。

2)茅秀

东汉郑玄《周官》注云:“荼,茅秀”,茅秀是茅草种子上所附生的白芒。《诗经·国风·郑国之出其东门》有“有女如荼”,成语有“如火如荼”,上述之荼一般认为是指白色的茅秀。

茅秀是荼的引伸义,因苦菜的种子附生白芒,进而由苦菜白芒引伸为茅草之“芽秀”。茶具苦涩味,所以,便用同样具有苦味的荼(苦菜)来借指茶。

3)其他

由“茅秀”进一步引伸为“芦苇花”,还有解释为“紫蓼”的。

2、荼何时被用来借指茶

《尔雅·释木第十四》,“槚,苦荼”。槚从木,当为木本,则苦荼亦为木本,由此知苦荼非从草的苦菜而是从木的茶。《尔雅》一书,非一人一时所作,最后成书于西汉,乃西汉以前古书训诂之总汇。由《尔雅》最后成书于西汉,可以确定以荼代茶不会晚于西汉。

西汉王褒《僮约》中有“烹荼尽具”、“武阳买荼”,一般认为这里的“荼”指茶。因为,如果是田野里常见的普通苦菜,就没有必要到很远的武阳去买。王褒《僮约》订于西汉宣帝神爵三年(公元前59年),荼借指茶当在公元前59年之前。

3、荼是唐前茶的主要称谓

陆羽在《茶经》“七之事”章,辑录了中唐以前几乎全部的茶资料,经统计,茶(含苦菜)25则,茶茗3则,茶荈4则,茗11则,槚2则,荈诧3则,蔎1则。茶、苦茶、茶茗、茶荈共32则,约占总茶事的70%。槚、蔎都是偶见,茗、荈也较茶为少见。况茗是茶芽,荈是茶老叶,茶、茗、荈,其实是一。由此看来,茶是中唐以前对茶的最主要称谓。

二  茶的其他称谓

(一)槚

槚,又作榎。《说文解字》:“槚,楸也。”“楸,梓也。”按照《说文》,槚即楸即梓。《埤雅》:“楸梧早晚,故楸谓之秋。楸,美木也。”则楸叶在早秋落叶,故音秋,是一种质地美好的树木。《通志》:“梓与楸相似。”《韵会》:“楸与梓本同末异。”陆玑《毛诗草木鸟兽鱼疏》:“楸之疏理白色而生子者为梓。”《埤雅》:“梓为百木长,故呼梓为木王。”综上所述,槚(榎)为楸、梓一类树木,且楸、梓是美木、木王。

“槚,苦荼”(《尔雅》)。槚为楸、梓之类如何借指茶?《说文解字》:“槚,楸也,从木,贾声。”而贾有“假”、“古”两种读音,“古”与“荼”、“苦荼”音近,因茶为木本而非草本,遂用槚(音古)来借指茶。槚作楸、梓时则音“假”。

因《尔雅》最后成书于西汉,则槚借指茶不晚于西汉。但槚作茶不常见。

(二)茗

茗,古通萌。《说文解字》:“萌,草木芽也,从草明声。”“芽,萌也,从草牙声。”,茗、萌本义是指草木的嫩芽。茶树的嫩芽当然可称茗。后来茗、萌、芽分工,以茗专指茶(茶)嫩芽,所以,徐铉校定《说文解字》时补:“茗,茶芽也。从草名声。”

茗何时由草木之芽演变而专指茶芽?旧题汉东方朔著晋张华注《神异记》载:“余姚人虞洪入山采茗”,晋郭璞《尔雅》“槚,苦荼”注云:“早取为荼,晚取为茗,或一曰荈,蜀人名之苦荼。”唐前饮茶往往是生煮羹饮,因此,年初正、二月采的是上年生的老叶,三、四月采的才是当年的新芽,所以晚采的反而是“茗”。以茗专指茶芽,当在汉晋之时。茗由专指茶芽进一步又泛指茶,沿用至今。

(三)荈

《茶经》“五之煮”载:“其味甘,槚也;不甘而苦,荈也;啜苦咽甘,茶也。”陆德明《经典释文·尔雅音义》:“荈、荼、茗,其实一也。”《魏王花木志》:“茶,……其老叶谓之荈,嫩叶谓之茗。”南朝梁人顾野王《玉篇》:“荈,……茶叶老者。”综上所述,荈是指粗老茶叶,因而苦涩味较重,所以《茶经》称“不甘而苦,荈也。”

《茶经》“七之事”引司马相如《凡将篇》中有“荈诧”。司马相如是西汉著名文学家,其与哲学家、文学家杨雄及文学家王褒都是四川人,而四川是中国最早饮茶的地区,“武阳买茶”的武阳就是现今四川彭山。所以,《凡将篇》中的“荈”指茶是可能的。荈不像槚、荼等字是借指茶,只有茶一种含义。荈义为茶的可靠记载见于《三国志·吴书·韦曜传》:“曜饮酒不过二升,皓初礼异,密赐荼荈以代酒”,荼荈代酒,当是茶饮。

晋杜育作《荈赋》,五代宋初人陶谷《清异录》中有“荈茗部”。“荈”字除指茶外没有其他意义,可能是在“茶”字出现之前的茶的专有名字,但南北朝后就很少使用了。

(四)蔎

《说文解字》:“蔎,香草也,从草设声。”段玉裁注云:“香草当作草香。”蔎本义是指香草或草香。因茶具香味,故用蔎借指茶。西汉杨雄《方言注》:“蜀西南人谓茶曰蔎。”但以蔎指茶仅蜀西南这样用,应属方言用法,古籍仅此一见。

三  茶字的出现及其由来

在荼、槚、茗、荈、蔎五种茶的称谓中,以荼为最普遍,流传最广。但“荼”字多义,容易引起误解。“荼”是形声字,从草余声,草字头是义符,说明它是草本。但从《尔雅》起,已发现茶是木本,用荼指茶名实不符,故借用“槚”,但槚本指楸、梓之类树木,借为茶也会引起误解。所以,在“槚,苦荼”的基础上,造一“茶”字,从木茶声,以代替原先的槚、荼字。另一方面,仍用“荼”字,改读“加、诧”音。

陆德明《经典释文》云:“荼,埤苍作茶。”《埤苍》乃三国魏张缉所著文字训诂书,则“茶”字至迟出现在三国初年。

南朝梁代顾野王《玉篇》“廿部”第一百六十二,“荼,杜胡切。……又除加切。”隋陆德明《经典释文·尔雅音义下·释木第十四》:“荼,音徒,下同。埤苍作茶。按:今蜀人以作饮,音直加反,茗之类。”初加切,直加切,音茶。“荼”读茶音约始于南北朝时期。

“荼”(音徒)形改音未改,“荼”(音茶)音改形未改,所以,荼在读音上及荼在书写上还会引起误解,于是进一步出现既改形又改音的“荼”(音茶)和“茶”。

隋陆法言《广韵》“下平声,莫霞麻第九;春藏叶可以为饮,巴南人曰葭茶。”“茶,俗”。“茶”字列入“麻韵”,下平声,当读“茶”,非读“徒”。“茶”字由“荼”字减去一画,仍从草,不合造字法,但它比“荼”书写简单,所以“荼”的俗字,首先使用于民间。“荼”(音茶)和“茶”大约都起始于陈隋之际。

《茶经》注云:“从草当作茶,其字出《开元文字音义》。”《开元文字音义》系唐玄宗李隆基御撰的一部字书,已失传。

尽管《广韵》、《开元文字音义》收有“茶”字,但在正式场合,仍用“荼”(音茶)。初唐苏恭等撰的《唐本草》和盛唐陈藏器撰《本草拾遗》,都用“荼”而未用“茶”。直到陆羽著《茶经》之后,“茶”字才逐渐流传开来。



上一条:饮茶的演变
下一条: 普洱茶简介